本明生态农业(兔粪生物有机肥)

中国土壤在呼唤: 亟需化肥农药的替代品!中国土壤状况调查实录-兔粪生物有机肥是什么科普之一

 二维码 209
发表时间:2019-04-09 20:06作者:本明生态农业来源:中国土壤在呼唤: 亟需化肥农药的替代品!—中国土壤状况调查实录-兔粪生物有机肥是什么科普之一

兔粪生物有机肥科普之一

最近有一篇文章很值得一读,题目叫《中国土壤在呼唤: 亟需化肥农药的替代品!》,這是一个中文系大学生傅永軍用半年時間到农村调查研究之後完成的一篇十分简略的调查报告。摘录时,对文中敏感词稍做修删。

2012年,中国著名亿万富豪马云先生在亚布力论坛上就談到,“……十年以后中国三大X症将会困扰着每一个家庭,肝X、肺X、胃X。肝X,很多可能是因为水;肺X是因为我们的空气;胃X,是我们的食物。”马云是位商人,习惯用钱來思考問題,他的结论是:“我们这么辛苦,最后我们所有挣的钱买的是医药费。”這句話其实很透彻,也就是說,人们辛苦一场,收入交給了医院。


傅永軍這篇文章主要談农药化肥的过量使用。他说,30年以來,中国农药产量增長了近百倍,平均到每個人头上,等于“每年每人要面临2.67公斤农药!” 。“在中国,农药企业近4000家,经批准的上规企业1506家,研制农药种类有1000多种,而常见的害虫却只有20余种!……每年大量使用的农药仅有0.1%左右可以作用于目标病虫,99.9%的农药则进入生态系统。最终这些农药通过食物链,都会进入到我们身体!”這些数字也許高估了一些,农药化肥大量用於出口,但我們自己还是消受了相当数量。化肥呢?人均50公斤,30年间化肥施用量增加了將近7倍,粮食产量增长了87.4%。因為化肥农药过量使用的结果,耕地肥力消耗殆尽,粮食增产只能不計后果地拼命撒化肥。化肥不仅吸尽了地力,破坏了土壤结构,还造成了残留——可怕的致癌物——重金属鎘。接下來就是肝X、脑X、子XXX、前XXX。傅永軍认为,先进的生化发明使我們衣食无忧,但摧毀了传统农耕,“最终摧毁的是人们的健康。”



中国土壤状况调查实录

1、初见小付

文字略......

2、未来十年:即将喷井的癌症群


就在前天,我的一位好朋友被查出患有肿瘤,尽管还没有确诊,却让我伤心了很久。而他还不到三十,尚未婚嫁。世界上最让人痛心的事情,莫过于此。当我们突然把生死放在日子面前讨论时,考量我们耐受力的却是过去的时光是否值得:还有没有想要说的话?还有没有想要见的人?有没有想好如何与父母交代、跟亲人告别?可能对于我而言,最担心的莫过于:以后的朋友圈,谁来帮我发……


也许正如《知乎日报》曾经所说:你没有听错,未来我们身边的癌症越来越多。让肿瘤君滚蛋吧,似乎只是漫画,事实却只能是熊顿所不能接受的那样,曲散终将离场。


正如马云在去年的演说视频中所言:未来10年,癌症将困扰着我们每一个中国人!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然而,更让人接受不了的是,肿瘤年报所公布的一般都是3~5年前的资料,所谓“最新的数据”实际上是——2011年全国234个肿瘤登记处上报资料中的。如今已经过去了5年,实际情况,可能更糟!未来十年,中国癌症将现井喷!


33%的家庭,将因此耗尽所有积蓄!1/4中国人喝不上合格水!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城市,一半以上在中国!而我们耐以生存的土地,才是我们最触目惊心的隐形杀手!


3、被逃避的国际机密


在中国公开讨论土壤污染,已成为一个极其敏感的话题。以至于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数据,去揭开我们早已千疮百孔的土壤黑纱。


我们能了解到的官方数据,又仅仅如下:2006年,国家意识到土壤污染的严重性,环保总局和国土资源部已经启动——《全国土壤现状调查及污染防治》项目,计划用时3年半、投入10亿元,完成全国土壤污染系统调查。


201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时任环保部部长的周生贤披露的数字是:中国受污染耕地约1.5亿亩,占总耕地的8.3%。


2012年,陕西省环保厅网站发布消息——《关于加强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数据保密管理工作的通知》,对土壤数据保密要求极为细致,一旦泄密,将对当事人、责任人给予严肃处理。


2013年年底,国土资源部副部长王世元在土地调查新闻发布会上称:中国内地中重度污染耕地大约为5000万亩,这是官方首次公布内地中重度耕地污染总量。


2013年,北京律师董正伟向环保部申请,公开“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信息”,被环保部以“数据属于国家机密”为由拒绝。直到8年之后的2014年4月,一份等待8年之久的报告,终于公布。


2014年4月17日,国土资源部和环保部共同发布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公报短短2000字,只有一个模的结论:全国土壤总的点位超标率为16.1%,耕地点位超标率为19.4%。这比之前透露的1.5亿亩,整整严重2.34倍!而这些被污染的耕地,大多是商品粮主产区,流向我们的餐桌。


4、浸泡在农药化肥里的国度


在《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中,有一点非常刺眼而难受:重金属镉成为土壤中的最大污染物!2013年,北京交通大学副教授柯屾,组织编撰的《镉毒猛于虎》正式出版,让很多人开始认识到:食物镉超标的普遍性和严重性。癌症贡献率,重金属镉功不可没。那么,土壤中的重金属镉是如何来的?除了土壤中自带的极少量的镉以外,全国性的镉污染,却来自我们引以为傲的农药化肥过量使用。


农药:2.67KG/年/人



中国14亿人,平均到每一个人,我们每年每人要吃掉2.67公斤农药!1980年,中国农药产量不过4万吨;三十年过去了,农药产量翻了近百倍!


在中国,农药企业近4000家,工信部批准的上规企业1506家,研制农药种类有1000多种,而常见的害虫却只有20余种!据衢州市植保站站长徐南昌分析:每年使用的农药仅有0.1%左右作用于病虫,99.9%的农药则进入生态系统。最终这些农药通过食物链,进入到我们身体!


化肥:50KG/年/人




我们已经陷入了这样一个恶性循环中:化肥越施越多,而粮食却越产越少;为了增加更多粮食产量,只有不停地施加更多的化肥!


5、即将消失的土地与根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承载中国传统农耕文明的土地正遭到破坏。无以复加地化肥使用,使得中国的耕地肥力出现了明显下降,全国所有土壤有机质平均不到1%,理想是5%,正如土壤改良专家陈永生所说,哪怕提高一个百分点,自然积累需100年。


中国东北黑土地,现在的肥力也仅仅为1。未开发前,黑土层的厚度为60—80cm,这是上天对东北人民的厚爱,自然形成1cm的黑土需要400年;而现在却每年以0.7—1cm的速度消失,由于大规模开发与过度使用,如今东北的黑土地最多还能够使用50年了。50年后,中国将不再拥有黑土地。


与此同时,我们土地里面已经没有了蚯蚓;与此同时,我们再也见不到稻田里的青蛙;与此同时,我们很多年不见飞过屋顶的麻雀。我们不再依靠大自然的内部循环系统,克服害虫天敌,由我们手上的农药取代。自然界中的昆虫,已存世五六亿年了,要比灵长类动物都要长一百多倍,生命力的强悍,是人类都无法想象的,我们怎么可能灭绝得了它们呢?当我们加大农药剂量时,昆虫正在改变自己,对药物产生抗体,在这场人虫大战中,人类注定失败!


6、关于镉的噩梦又开始了


根据农业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农作物亩均化肥用量21.9公斤,远高于世界的平均水平(每亩8公斤),是美国的2.6倍,欧盟的2.5倍。在这些无休止施加的化肥中,贡献了土壤中最大的污染物——镉!土壤中的镉含量,55%是来自化肥!大米具有先天的亲镉性!如今谁都知道镉大米的危害,也知道镉超标几乎是所有大米的噩梦!


作为罪魁祸首的重金属镉,镉中毒是慢性的,是可以在体内堆积的,潜伏期最短是2到8年,一般是15到20年。当我们血液中摄入达到10mg/L的时候,就已经是血镉了;当我们体内富集到2g的时候,对我们肾脏骨骼会达到了无法逆转的地步!在全球的食品安全领域,对镉的限制可谓极为严苛!所幸这一次,我国的大米中镉含量也与欧盟齐平,为0.2mg/kg,这也是较为安全的摄入量。


在柯屾教授的《镉毒猛于虎》一书中,例举了近年来镉超标检测的事件,触目惊心:2002年,农业部稻米及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曾对全国市场稻米进行安全性抽检。结果显示,超标最严重的是铅,超标率28.4%,其次是镉,超标率为10.3%。


2007年,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带领团队,在全国六个地区(华东、东北、华中、西南、华南和华北)县级以上市场随机采购大米样品91个,结果表明10%左右的市售大米重金属镉超标。


2011年,常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调查分析了南方某市水稻镉污染状况,随机采集市辖9个区市农户自产水稻414份,镉超标率为29.2%;对某商品粮产区内的镉污染区的镉含量进行了检出,结果发现,在采集的7份大米中,镉含量均值达到了2.39mg/kg,超过国家标准的11倍多。


我们曾发明了农药,化肥,激素,可以让我们唾手可得、衣食无忧,收割传统农耕的生化机器,也最终会像收割庄稼一样,一茬一茬地收割掉站在大地上的所有人们。土地是我们脚下的根,我们却断送自己。为了我们的家人朋友的健康,需要我们转变观念!

百度搜索:中国土壤状况调查实录 http://www.yhtx.tv/news/show/72914/


 发展绿色农业,兔粪生物有机肥是最好化肥农药的替代品之一!

  本明生态农业集团兔粪生物有机生产销售肥联系电话(微信同号):18765143611


LINK友情链接:


兔粪生物有机肥联系电话:18765143611(微信同号)